好久不更新自己的公众号内容了,今天刚看完《海王》,随身背包里装着两样东西——电脑和梁文道的《读者》。

趁着无雪无风的上海夜晚,本想在家附近找个星爸爸看会儿书就回家做回肥宅(和团队连续筹备了2周的峰会,刚放空下来),奈何看完电影内心躁动,还是写点东西,补一次更新。

其实我身边蛮多文艺青年,或者自诩文艺青年。有喜欢弹古琴的、有每年看100本书的、有对熏香颇多研究的、还有对不同质地手串如数家珍的……种类繁多,方向各异。

我应该就算一个伪文青吧。

一、音乐

音乐太大,再细分可能我只能谈谈唱歌。

前段时间在和同事去见一家机构的路上,平时因经常与其核对该机构数据而相识的一家机构pr小伙伴发微信给我,大意在交流“全民K歌”(某K歌app)上面听到我作品觉得特别特别厉害。

对音乐的特别喜爱,遗传自老爸的音乐细胞。毕竟他小时候家还在上海的那些年学过一段时间的小提琴。

从进入大学之后,唱歌也拿过几次校级、市级的奖,也经常被挑去做迎新晚会的压轴节目。

那个时候空闲时间比较多,会经常用Cool Edit pro 剪音乐(这年代感十足的软件),它也是后来Au的前身。出过两只原创单曲,被华研唱片的某神秘人士撩过,但志不在此,也自认为长得不行,完全不是当下小鲜肉的方向,没期待过有下文。

最近湖南卫视在做《声入人心》,一个美声唱法的音乐选秀节目,问了一圈身边的人,几乎没有人追。不好说是不是因为听不懂,应该是大家不太好这一口吧。

小时候看青歌赛,里面考选手的那些识谱、辨音的题目,我大体是答得出来的。听完一首陌生的歌立马能把简谱(如果时间足够多也可以写五线谱了)写出来,这大概在我刚学会写数字的时候,就做到了。

后来的后来,中规中矩地学习、应试教育,并没有往音乐这个方向走。把兴趣当工作这件事我目前并不会去做,我比较喜欢反过来。热爱工作真的是摩羯座一致的特点吧。

偶尔发发翻唱,剪剪音乐,做做后期,录录电台,也蛮有趣。

上次和团队去杭州采访盈动资本的大象,期间聊到年轻时候会淘一些很难找的打口CD打口磁带,我还接了这个茬。他问:“你也喜欢这个啊?”哎,其实小时候就喜欢淘一些小众的唱片,重要的是淘的过程,当然那时可能也是因为我比较穷。

昨晚大象晚饭吃到一半就匆匆走去大堂聊项目,当时回程的车票还没抢到,敬业的文艺青年。

二、数码产品

数码产品也算文艺?你怕是不知道有一个app叫“数字尾巴”。

我并不算它的老粉丝,作为数码产品狂热爱好者,我开始用这款app还是在2年前和当时创业邦一位资深记者一起外出团建时深夜卧谈时了解到的。

昨晚的饭局上,偶然得知同桌一位LP是一个资深煤油,深感亲切。我和他应该沟通接触过3、4次,一直都是谈公事,但数码产品的共同热爱会拉进蛮多距离。

想来也是有趣。最早用魅族的一款产品都是mx3,在魅族老用户的心里,这款机子应该是魅族最经典的一款了。

但我真算不上资深煤油,先后也用过小米、苹果、锤子(还是叫它坚果更科学),看来在数码产品上是一位喜新厌旧三心二意的人。

我有一个锤粉朋友,我和他是高中同学,他是真的很喜欢老罗,后来考研他数学考了满分。

之前老罗来上海开R1发布会的时候,我和他一起去的。正式开始后,全场黑漆漆,只有一束光好像是坏了关不上,那束光刚好就是我头顶的位置,打在我和他的座位上。

那天发布会结束,我跟他反复确认,买不买?现场的震撼感果然和视频中不一样,结果我们并没有买。

在之后的一次坚果pro发布会的时候,我跟他都守在各自电脑前看直播,边看边聊。聊的内容就三个字,“买不买?”最后他先下的单,我在纠结。

最后,我还是在老罗的一句话“圆滑时代的锐利异类”之后,果断下了单,京东物流果然很快,第二天一早就到了。

喜欢数码产品,是真的喜欢,堆了很多盒子在家里,看到包装盒都会心里舒坦。

昨天论坛之后见到了陪James一同过来的元璟的Vespa,跟她聊起了上次我到杭州拜访她们办公室时看到的一个长条桌上排布着Apple最早的几款机型,真的是非常震撼。

我说:“当时看到那么多早期机器摆成一排,真的是震撼。这些机器都是?”

V:“都是我们老板自己的。”

我:“这么厉害,一定也是狂热爱好者了。我其实也是超级喜欢,就是……”

V:“就是没那么多钱是吧,哈哈,没事的,以后就有了。”

我总是在想,以后最终自己创业,方向一定无外乎两个,音乐和数码,二者之中的一个,或两者的结合。

周六晚于五月花广场的星爸爸,休息一下,扯一扯淡。